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向儿童回归的童话

向儿童回归的童话

[日期:2017/9/19 0:00:00] 阅读:6885

——浅论郑渊洁童话创作


    
郑渊洁是中国当代著名的童话作家,他一人支撑童话月刊《童话大王》20年之久,以其勤奋、执着、多产赢得了人们的重视和尊敬,同时又以其在童话创作中卓有成效的探索和许多具有独特意义的童话作品,奠定了他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中的重要地位。

郑渊洁童话从诞生之日起,就与中国以往的童话拉开了距离,表现出一种与中国以往童话相区别的叛逆特征和意义指向。他的童话不同于以往童话重视教育和一般规范的现实原则,反对压抑生命灵性,提倡快乐原则,以一种健康的儿童观指导童话创作,作品实质是向经典和人文精神的复归,体现出一位当代作家的文学自觉。
    
中国现代童话发端于五四时期,因此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烙印,即具有与政治、思想、文化潮流相配合的强烈的文学功利性,更加注重儿童观改变和儿童教育发展。此外,中国文学自古就有的载道树人的传统也必然规定了中国现代童话所必须具备的载道树人的使命感和重视精神教化的功能。

因此,中国现代童话大都体现了这一属于社会理想范围的政治信念、伦理情感和道德原则。从叶圣陶的《稻草人》、《古代英雄的石像》到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宝葫芦的秘密》;从贺宜的《凯旋门》、《小公鸡历险记》到金近的《红鬼脸壳》、《小鲤鱼跳龙门》……这种教化原则和政治功利性总是潜在的、不自觉地体现在作家的童话创作中,根本不由作家的个人意识所掌控,因此,中国童话一直以来缺少审美个性的自由发挥,与世界童话在艺术审美上也有较大不同。
   
而郑渊洁的童话从早期开始就在思想内容上背弃了传统儿童文学要积极向上、启迪儿童的理想、赋予教育意味等约定俗成的规定,对文学功利性提出的质疑,是一种反教条的童话。
   
首先,郑渊洁的童话突破了中国以往童话中某些既定的而并非真实的逻辑框架和道德框架,展现现实生活的另一方面,给孩子一个全面的而并非片面的观察世界的视野。例如他的著名童话《舒克贝塔历险记》,童话的主角是两只小老鼠,郑渊洁并没有像中国现代童话那样教条地将老鼠这样不受欢迎的动物定位为反面角色,而是跳出陈腐的框架,从另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写童话。他要告诉读者的其实是:评判一个人物并非是通过他的身份,而是通过他的行为。这将使总是受到家长和老师理想化善恶观念教诲的孩子们学会用另一种更为纯真的眼睛观察世界的习惯。郑渊洁童话这样与以往童话拉开的距离,正表现出中国当代童话渴望突破,力求树立新的审美观的尝试。

第二,郑渊洁更注重童话的娱乐性,习惯将热闹的场面铺展在人们面前,充分体现出童话的快乐原则。比如他在早期完成的《皮皮鲁外传》:皮皮鲁坐着二踢脚上天,将地球的时钟拨乱,返回地球后发现地球上出现了一系列的怪事,人们如同喝醉了似的作出各种稀奇古怪疯疯癫癫的事情来,而只有皮披鲁自己是清醒的,然后皮皮鲁看到了人们在狂欢中如何嬉笑怒骂,暴露出各种各样的欲望本性,故事本身热闹而有趣,而隐藏在童话最深处的,也许只有有经历的成年人可以看出的,这是个创作于1985年的童话中的热闹景象其实隐喻了文革年代,具有反思文学的内涵性质,但由童话的方式表达,从而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获得一种自在的视角,站在政治之外,却并非政治反面,关注的正是人和人的本性。以上可以看出,郑渊洁童话虽然摒弃了以往童话的道德说教,但并非说他的童话就只是无聊的吵闹以及纯粹搞笑,它其实是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描绘出一幅更广阔也更真实的童话世界。
   
第三,郑渊洁尊重孩子的独立人格,从更高的人格价值,生命尊严等人性角度去引导孩子判断世界。比如郑渊洁的一个很受欢迎的童话系列《大灰狼罗克》。在这个系列中,郑渊洁同样采用了传统童话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大灰狼作为其主角,并在其中表现出大灰狼对自我身份所受不公正待遇的对社会的思考。例如,在《诺贝尔奖》中,大灰狼罗克的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诺贝尔文学奖却因为罗克是一只狼而拒绝给他颁奖,除非他做手术将自己变成一个人。罗克对此的态度是,坚决不做手术,而是坚持写书,以至于诺贝尔文学奖到最后追着罗克给他颁奖而罗克拒绝领奖。在这里,郑渊洁更多思索的是人对自我价值的认识和肯定。联系当下青少年在西方文化侵略的文化背景下,丧失自我人格和尊严的事实,可以看出郑渊洁是在他的童话中传达出一种对社会庸俗文化潮流的批判。
   
最后,郑渊洁还特别关注当前社会对孩子的教育状况,关注父子关系和师生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孩子的生存状态。他看到了中国传统童话中较多的教育桎梏,反思了童话不应该只是教育作用,更多是启发儿童对自己对世界的思考,形成真正独立的具有自我判断能力的人格。
   
例如,有皮皮鲁之父之称的郑渊洁所创造出的胆大男孩皮皮鲁,便是一个淘气、不乖的孩子。他聪明,胆大,对学校里,对老师的讲课方式表示怀疑和拒绝,对老师压抑孩子爱玩的天性表示反抗。在以皮皮鲁为主角的一系列童话中,郑渊洁都竭力把他的小主人公塑造成一个有独立想法,敢于思考和抗争的有血有肉的活泼泼的男孩子。在《罐头小人》中,皮皮鲁在罐头小人的帮助下考试考到第一,而他却不愿意得一个虚假的第一,于是罐头小人编出了一本有意思的教材,而皮皮鲁对这样好玩的教材很感兴趣终于在考试中获得一个真正的第一。而老师们却不相信身为差生的皮皮鲁,于是皮皮鲁跟老师们打赌,要帮助所有的差生同学包揽全校的考试第一。当他们终于做到这一点时,他们拒绝改变自己的身份变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而是继续称自己差生,但是却是考试第一名的差生,这正是对孩子人格尊严的鼓励,对广大的比好学生多得多的差生的鼓励。郑渊洁绝对不赞同以学习成绩来判定孩子的,认为所有的孩子都需要鼓励,鼓励能将白痴变为天才,否定了老师对学生训斥、批评、体罚的不正确态度。对中国当下教育体制的诸多弊端提出质疑和反对,体现出他作为一个真正替孩子说话的童话作家的良心。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郑渊洁童话的对传统的偏离其实是对儿童的独立人格的肯定,对现实长久以来形成的偏颇的一种拨反,他正在努力尝试的正是中国童话向儿童的回归,向人本主义的回归。

 

文章搜索: